2020开码结果开奖

对世界和我国能源形势的再认识与再思考

发布日期:2021-08-04 11:04   来源:未知   

  气候问题与能源市场并热,说明了国际能源市场的复杂性,与能源转型伴随的是常态化波动的能源形势,我们的能源政策要坚持战略定力。

  如同当下的天气一样,气候问题火热全球。与此同时,进入2021年以来,国际国内能源市场一扫2020年的萧条,需求旺盛,石油、天然气和煤炭价格都不断创出新高。冷静地分析当前世界和我国的能源市场,结合未来30年我国将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对当前和未来相当长时间里的世界与我国的能源形势,我们应有清醒的认识,并积极稳妥地沉着加以应对。

  放眼当前的国际社会和能源市场,与作为热点话题的气候问题同时存在的,是石油、天然气和煤炭价格的不断上涨,本质上对立的两个话题却同样地火热,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更令人深思!

  气候问题与碳达峰、碳中和,是当下国际国内的热点话题,占据了国内外媒体头条。

  从国内来说,2020年9月22日,我国宣布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二氧化碳的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2021年3月15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强调,我国力争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目前,国家有关政府部门正在制订相应的规划和路线图等,很多地方政府正在陆续发布有关政策,部分企业已经发布了的目标和任务。

  从国际社会来说,2021年4月22-23日,美国总统拜登主持召开了由40位世界领导人参加的气候峰会,宣布了雄心勃勃的新气候目标。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将于2021年11月1-12日,在英国格拉斯哥举行,预计将掀起新一轮全球性气候问题的热潮。

  从企业层面看,2021年5月26日,荷兰海牙法院判决责令壳牌公司2030年将排放量在2019年的基础上削减45%;埃克森美孚公司股东大会上,仅持有0.02%股份的对冲基金“引擎一号”拿下两个董事会的席位;雪佛龙公司年度股东大会上,61%的股东投票赞成支持由环保组织提出的减少碳排放的提议;5月28日,道达尔公司宣布名称由“道达尔”更名为“道达尔能源”,启用全新公司品牌标识。

  与2020年的一片萧条相比,进入2021年以来,能源市场从国际火到了国内,石油、天然气和煤炭价格都创出了历史新高,三者均成为今年表现最好的资产。

  以布伦特原油为例,从2021年1月4日至7月23日,由51.50美元/桶上涨至74.10美元/桶,上涨了22.60美元/桶,涨幅为43.88%,均价为66.27美元/桶,7月6日创下了77.84美元/桶的今年最高价。从今年年初以来,很多机构宣称,从今年开始的未来几年里,将出现以石油为代表的大宗商品牛市,并有可能出现严重的石油危机,油价涨至并突破100美元/桶,已成为众多机构基本一致的看法。

  从液化天然气来看,从年初至目前全球需求旺盛。截止2021年6月30日,东北亚液化天然气现货价格,已涨至13.39美元/百万英热单位,较去年同期上涨522.7%。7月初,亚洲液化天然气现货价格飙升至8年来的季节性新高,8月份交付的东北亚液化天然气平均价格约为14美元/百万英热单位。

  作为我国能源消费的主体,煤炭价格是国内能源市场的晴雨表。今年年初以来,煤炭市场异常火爆,煤价创下10年以来的新高。1至5月份,我国动力煤价格均值上涨45.5%,炼焦煤价格上涨12.6%,无烟煤价格上涨10.8%。5月12日,动力煤主力合约创下历史高位,为944.2元/吨。7月26日,港口低硫5500大卡动力煤实际交易价格为1070-1080元/吨,高硫煤价格为1050元/吨。与此同时,从年初至7月下旬,作为亚洲市场基准的高能量澳大利亚动力煤价格攀升了86%,升至150美元/吨以上,创下2008年9月以来最高水平。

  国际国内能源市场的火热,简单的理由是世界各国正在努力恢复经济,其背后的逻辑是世界能源行业本质的特征所决定的。国际能源市场的复杂性,决定着当前和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动荡仍旧将是常态,我们不能寄希望于通过能源转型,在短时间内就能根本性地改变世界能源行业的本质特征,认知规律告诉我们更需清醒和冷静。

  发展经济,是人类社会的永远话题。受新冠疫情的冲击,全球减贫出现倒退,不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2020年至2022年累计人均收入损失相当于2019年人均GDP的20%,发达经济体也出现11%的损失,极度贫困人口2020年预计将增加9500万,营养不良人口将增加8000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在2020年收缩3.3%的基础上,2021年的世界经济将增长6%,2022年将增长4.4%。

  前不久,我国刚刚宣布实现了第一个百年的奋斗目标,到本世纪中叶,我国要实现第二个百年的奋斗目标,即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2020年,我国人均GDP为1.05万美元,排名世界第63位。以2020年为标准,比我们高的62个经济体平均人均GDP为42866美元,如不含美国的线个经济体平均人均GDP为35445美元。从这一数字对比中,我们可以看出,未来30年我们需要付出艰苦的努力,才能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一是化石能源是人类社会绝对主体能源,“石油的时代”仍旧。2020年,世界一次能源消费总量为556.63艾焦尔。石油是第一大能源消费来源,占世界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31.21%;煤炭第二,占比27.20%;天然气第三,占比24.72%;水电第四,占比6.86%;可再生能源第五,占比5.70%;核能第六,占比4.31%。

  石油、煤炭和天然气,是传统的化石能源,三者合计占2020年世界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83.13%。加上水电和核能,五大传统能源合计为94.30%。

  煤炭为人类由农业社会迈入工业社会,做出了无可替代的贡献,近年来在人人喊打中仍然继续发光发热。2000年,煤炭在世界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重为24.37%,2019年上升到27.04%,2020年在消费数量下降的情况下,比重再次上升到27.20%。

  1965年,石油在世界一次能源消费中占比39.4%,超过煤炭成为人类社会的第一大能源来源,世界由此完成了能源消费结构由煤炭向石油的转变。从1965年至2020年,“石油的时代”作为人类社会最显著的能源特征,没有发生改变。

  二是中美印占全球能源消费的大头,更决定着世界能源的大势。2020年,中国、美国、印度、俄罗斯和日本五国,占世界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55.8%,超过半数,是世界能源消费的绝对主体,其中中国、美国和印度三个国家合计占比47.6%,是主体中的主体。

  中国、美国和印度的能源消费,都高度依赖化石能源,其中我国和印度又严重依赖煤炭。只有三大能源消费国的能源结构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世界一次能源消费的结构也才能改变。

  三是人类社会能源更加贫困,非洲处于能源的赤贫状态。联合国开发署的人类发展指数中,人均100吉焦作为能源消费与人类发展和幸福之间的关联标准。2020年,世界人均能源消费由2018年的75.5吉焦,下降到71.4吉焦,全球都处于能源贫困线之下并且恶化之中。

  2020年,亚太地区人均能源消费为59.6吉焦,中南美洲为49.9吉焦,非洲地区仅为13.9吉焦,处于能源的极度贫困之中。按人口数量统计,三个地区约占2020年全球总人口的80%。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统计,时至今日,世界上约有7.9亿人仍无法用上电,26亿人仍无法使用干净的烹饪方法。

  2009年至2019年,世界可再生能源增速为13.4%,2020年在其他能源消费普遍下降的情况下,仍然保持了9.7%的增长。不过,通过多年的努力和巨额的投资支持,2020年可再生能源占世界一次能源消费的比重,也只有5.7个百分点。

  从全世界看,不考虑未来人口的增长和经济增长,要使人均能源消费达到100吉焦,世界能源消费总量必须增加222.96艾焦尔,也即在现有的世界能源消费总量的基础上,再增长40%以上。

  2009年,我国人均能源消费为71.7吉焦,与2020年世界人均能源消费基本一致,2020年为101.1吉焦。如以2009—2020年我国人均能源消费增长到100吉焦为参考,在全球人口不再增长和经济不再增长的前提下,世界一次能源消费总量必须增加259.92艾焦尔,也即必须再增长46.7%。

  《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第7项,要求到2030年确保人人都能获得负担得起的、可靠的现代能源服务,人人享有可持续的能源。虽然时间上巧合也是10年左右,但今天我们很难相信,澳门生肖彩开奖结果,2030年人类社会能够达到人均100吉焦的能源消费水平,我们坚定地认为,要实现这一目标人类社会必须做出更长时间和更加艰苦的努力。

  国际石油价格的大幅度波动,最能代表和说明国际能源市场的复杂性。20世纪的两次石油危机不谈,进入21世纪以来,我们见证了最高147.50美元/桶和最低-42.32美元/桶的国际石油价格,今年年初以来不到7个月时间里国际石油价格的迅速上涨,就在我们眼前很好地展示了国际石油市场形势变化的迅速。

  石油、天然气和煤炭作为商品,决定价格变化的当然是供求规律。不过,从消费端来看,由于能源在世界经济和大众生活中无可替代的作用;从生产端来看,能源产品决定了生产国和出口国的经济社会发展;从贸易端来看,涉及到众多的参与者,还有运输、气候等非商品性因素的干扰。因此,国际能源市场就不再是单纯的商品市场,决定国际能源市场形势变化的,有供求因素,有政治因素,有经济因素,有地区冲突和国际关系的因素,有台风、飓风和寒潮等气候因素等等,2020年新冠肺炎这个小小的病毒也重创了国际能源市场。

  两次石油危机以来,国际社会一直希望有一个稳定并可预期的国际能源市场,全球能源合作和能源治理是国际社会努力追寻的目标。现在看来,要实现这一目标仍然须做出更大和更艰苦的努力,因为复杂的利益诉求决定了国际能源市场高度的不确定性,经常性、大幅度的波动是国际能源市场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常态。

  以下两个著名的案例,对于能源和非能源问题的研究都具有非常重要的认知上的意义:

  第一个案例,罗马俱乐部和《增长的极限》。从环境问题的角度,这是一本最著名的报告之一,但如果从报告的结论和科学性来说,这个报告当然是完全错误的。

  第二个案例,石油峰值理论。这里,我们不想再浪费篇幅,叙述和评论这一话题,世界能源发展史,尤其是石油天然气行业的发展历程一再证明,人类的好奇心及其由好奇心带来的技术革命和创新,推动着人类社会和整个行业的不断进步。

  作为个体的普遍人,评论过往总是情绪和心情都是放松和平静的,但在我们都身处其中的当下,讨论很多能源话题、能源政策,尤其是涉及到气候、新能源问题时,情况可能就不是这样,除了个体本身的知识、阅历等因素外,还有大量非技术性的因素,不可避免、有时甚至是决定性的会影响我们的认知和情绪。因此,在当下火热的气候与能源问题讨论中,特别需要的,就是对我们的自身要有清醒的认识,努力从数字、专业和独立的角度去研究、分析和评判具体的问题。

  火热的双碳话题讨论之中,我们需要的是清醒和冷静。我国能源的现实,决定在努力实现双碳目标的同时,能源企业、尤其是油气企业,要将保障供应和保障安全,作为最重要的职责,要持续通过市场化改革,推动我国的能源发展,助力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一是世界第一大能源消费国。2020年,我国能源消费总量为49.8亿吨标准煤,占世界能源消费的比重高达26.1%,目前人类社会消费的全部能源中,超过四分之一以上是由我国一个国家消耗的;能源消费增长2.2%,我国是世界能源消费大国中唯一正增长的国家。

  二是能源消费高度依赖化石能源。2020年,煤炭占我国一次能源消费的56.56%,石油占19.59%,天然气占8.18%,水电占8.07%,可再生能源占5.36%,核能占2.23%,其中发电用能源的63.2%是煤炭。

  三是世界第一大石油和天然气进口国。2020年,我国原油进口数量为5.42亿吨,占原油加工量的80.89%;天然气进口数量为1.02亿吨,占天然气消费总量超过43%。

  作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30年,尤其是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的10年时间里,我国的能源形势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需要专业的研究和讨论。

  从能源消费总量看,2009—2019年,我国一次能源消费年均增长率为3.8%,2020年在经济增长2.3%的情况下,能源消费增长了2.2%。2021年上半年,煤电气消费均快速增长,能源供需紧平衡。大胆地预测,未来10年我国的能源效率能大幅度提升,一次能源消费仅以2%的速度增长,那么2030年我国的一次能源消费将达到多么大的总量。

  普遍公认的是,我国的炼油能力将达到并保持在10亿吨的规模。假定我国国内的石油产量达到并保持在2亿吨,那么我国的原油进口数量将高达8亿吨。有专家提出,天然气应成为我国主体能源,2030年天然气占一次能源消费的15%,天然气消费总量将超过6000亿立方米,其中 “十四五”末期我国仅液化天然气的进口数量就将超过1100亿立方米。

  正是基于对我国能源形势的基本认识,今年3月中旬在接受有关媒体采访时,我就明确表示,我国油气企业应该立足主业,继续加强国内油气勘探开发活动,努力提高国内石油天然气产量,努力降低石油天然气的对外依存度,保障我国的能源和经济安全,是我国油气行业未来相当长时间的工作重心,是一切工作的重中之重。今年5月初,在接受有关媒体的采访时,我再次重申,我国油气企业应坚守自身的使命和职责,保持战略定力,尽最大可能持续增加油气的供给,为保证能源安全和落实碳中和目标,做出行业独特的贡献。

  从新闻报道中看到,我国石油央企都将增加石油天然气产量、保障供应和安全列为重点。2021年7月15日,国家能源局组织召开2021年大力提升油气勘探开发力度工作推进会,对大力提升油气勘探开发力度进行再学习再动员,推动油气产业高质量发展再上新台阶。

  一是通过市场化改革,调动多方面的积极性和活力,尽可能快地提升国内石油和天然气的产量,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缓解并最终消除我国对国际市场的油气进口依赖。

  2019年,美国实现了能源独立,可再生能源超过煤炭成为第三大能源来源。美国能源形势之所以在这一年里能发生如此根本性质的改变,是第一次石油危机以来,历届美国政府持续坚持的结果,更是数量众多的中小企业,努力创新,成就了页岩革命,使得作为现代石油工业诞生地的美国,第三次重回世界第一大石油天然气生产国,在实现能源独立的同时,更是改变了世界能源市场的形势。

  市场化改革,使得巴西从一个“贫油”和严重依赖进口的国家,成为世界性石油生产大国。1975年,巴西对进口石油的依赖高达80.13%。从1995年开始,巴西对高度垄断的石油行业进行市场化改革,终止了国家石油公司的垄断,石油行业对内外资全面开放。2016年,巴西变成了石油净出口国,2020年石油净出口量达70.3万桶/天,成为我国石油进口第四大来源国。

  近年来,我国石油行业的市场化改革正在不断深入,石油炼制、分销零售和国际贸易已经高度市场化,在前期不断尝试加大市场化准入力度的基础上,我国油气勘探开发领域应进一步更加有序地开放,在发挥国有企业主导作用的同时,更好地发挥多种所有制企业的积极性,努力实现我国的页岩革命并进而实现我国的能源独立。

  作为世界最大的产业之一,国际石油天然气市场是一个由众多主权国家、数量众多富可敌国的公司和无数个人组成的,各方利益诉求差异巨大并常常完全背离。国际石油天然气市场,是由资源主导,成熟的现货和期货交易构成的全球化市场,既是服务经营的场所更是追逐利益的天下。对于油气生产国,话语权既是影响力但更多的还是维护市场稳定的责任和代价,过去的欧佩克和现在的欧佩克+就最有代表性;对于油气消费进口国,充分灵活的市场选择,是保护自身利益和拥有话语权的最基本条件。

  近年来,为提升石油和天然气话语权,我国进行了持续的探索和努力,不但开展了原油的期货和期权交易,也开展了石油天然气等能源产品的现货交易。我们认为,不断提升并实现能源话语权,必须具有五个方面的条件,即:计价和结算货币必须完全可自由兑换;货币强大的购买力和保值能力;强大的经济实力,能够提供规模巨大的国际公众品服务;国家经济和货币政策的稳定及可预知,信息的高度透明;对外部世界的高度包容。

  简单地总结,只有高效的市场,才能对全球油气资源进行有效的配置,才能推动和促进世界油气产业的健康稳定发展;只有公平的市场,才能保证世界上百多个油气生产和消费主权国及同样数量众多的企业、个人不用脚投票,油气话语权才不会变成自说自话的梦呓。

  三是通过市场化改革,不断提高能源普遍服务能力和水平,让社会大众充分享受现代能源服务。

  当前,我国已经普遍进入消费者选择的时代,但油气等能源行业还不能做到这一点,社会大众还不能按经济性的原则,自主地选择供应并便利地消费。

  无论是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还是兑现《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第7项提出的,确保人人都能获得负担得起的、可靠的现代能源服务,我国的能源行业都应该有更多的市场化主体,提供多样化的服务,让消费者有更多的可自主选择。我们认为,我国能源行业发展的总体方向,应该是无数的多元主体,在市场化的基础上,按照经济性原则,自主地开展经营活动,在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充足资源保障的同时,让社会大众能自主地选择高质量的普遍服务,真切地感受到能源行业和全社会的进步。

  (说明:本文是2021年7月30日下午,我在2021年第二期陆家嘴“能源+金融”讲坛上演讲的完整内容稿件。

  近年来的工作习惯,年中和年末,都会对国际石油市场进行总结和分析,这是本文最原始的来源。双碳问题大热以来,撰写了数篇文章,也接受了几次采访,部分文章引起了较大的反响。自2018年以来,每年我都撰写一篇对年度能源形势的分析文章,其中三篇是对英国石油公司《世界能源统计评论》的读后感,一篇是对国际能源署2018年版《全球能源与二氧化碳排放现状报告》的读后感,2021年7月22日撰写并刊发的对2021年版英国石油公司《世界能源统计评论》的读后感感受尤为强烈。

  30多年来,对能源问题的长期观察、实践和研究中,一直在思考人类社会的发展与能源之间的关系,2020年出版的文集就定名为《石油的谜·思》;近年来,更在思考如何从能源形态的演变规律,来分析新能源、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如何研判我们看到的诸多现象及问题。

  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和北京大学能源研究院主办的这期讲坛,促使我将长期的思考形成了这一阶段性的文字。

  非常高兴地看到,也是在2021年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要求,要统筹有序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纠正运动式“减碳”,先立后破。)